明泰鋁業涉足軌道交通、神火股份收購房地產公司、焦作萬方增資擴股稀土領域……
  □本報記者萬軍偉
  主業不景氣,另起爐竈開闢新戰場。一個時期來,借助“非主業”謀取突圍轉型之路,再次在河南企業身上集中上演。
  業內專家分析,這一輪企業的跨行業發展特征,與以往企業在景氣度較高時主動多元化發展不同,其投資行為,多為在經濟轉型、環保加碼等因素下市場形勢倒逼所致。
  部分豫企涉足的項目或產業
  企業名稱
  涉及的項目或產業
  明泰鋁業
  作為第二大股東參股鄭州南車軌道交通裝備有限公司16.67%的股權
  神火股份
  以2.28億收購了河南神火光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100%股權
  焦作萬方
  以現金3.9億元增資參股中國稀有稀土有限公司20%股權
  安鋼集團
  提出“2020年非鋼產業營業收入與2013年相比翻一番,占集團營業收入的50%以上”的目標
  濟鋼集團
  其旗下的非鋼產業,已經包括了鐵礦、汽運、機械鑄造等
  金龍銅管
  與世界上最大的銅與銅合金產品製造商之一德國KME公司共同投資生產銅板帶
  豫光金鉛
  投資8.3億元銅冶煉渣處理項目
  森源電氣
  擬總投資80億元在洛陽和蘭考建80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
  據公開資料整理
  主營下滑,鋁企頻跨“非鋁戰場”
  4月28日,河南明泰鋁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明泰鋁業)與南車青島四方機車車輛股份有限公司、鄭州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滎陽市城市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簽署了《鄭州南車軌道交通裝備有限公司合資合同》,公司擬貨幣出資人民幣1億元,與上述3家公司共同設立鄭州南車軌道交通裝備有限公司。
  在新公司中,明泰鋁業作為第二大股東參股16.67%股權。按照公告,新公司主要經營軌道交通車輛生產製造和檢修服務業務、高速動車組檢修服務業務、軌道交通項目總包、機電總包業務等。
  明泰鋁業主營業務是鋁板帶箔產品的生產和銷售。從2011年的第四季度開始,受到全球經濟複蘇前景不明朗、國內經濟增速放緩等負面因素影響,鋁價開始大幅度下跌,並拖累整個產業鏈。前不久明泰鋁業公佈的財報顯示,繼去年凈利潤下滑6.16%後,今年再度下滑28.61%。
  明泰鋁業的跨主業實質是“救主業”,在推動公司交通用鋁型材和鋁板帶材產品的開發應用同時,也實現了跨主業突圍。“這有助於打造新的利潤增長點,實現公司多元化、高精化產品戰略,逐步向高端裝備製造企業轉型。”明泰鋁業證券部有關人士說。
  相比明泰鋁業,今年一季度以凈利潤-1.83億元成為河南上市公司“虧損王”的神火股份,跨出的腳步更為徹底,2014年3月28日,該公司披露與神火集團簽署相關協議,以2.28億元收購了河南神火光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100%股權。
  儘管焦作萬方由於解決了自備電廠問題,去年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2.63億元,在哀鴻遍野的電解鋁企業中獨樹一幟。但是,營收8.3%的負增長以及電解鋁形勢的嚴峻,還是讓其盯上了鋁業以外的產業。2013年12月27日晚,焦作萬方發佈公告稱,擬與中國鋁業簽署《增資擴股協議》,以現金3.9億元增資參股中國稀有稀土有限公司20%股權。
  焦作萬方副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賈東焰稱,如今各行各業的競爭都很激烈,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單憑一樣產品或一項業務永遠生存下去,時間久了,要麼死亡,要麼追求新發展,業務調整轉型是至關重要的,培育公司新的利潤增長點,符合公司整體利益。
  有業內人士認為,在市場調節和國家宏觀調控持續加碼、加快化解電解鋁行業過剩產能進程背景下,焦作萬方涉足稀土領域,無疑是為了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以期轉型為多金屬資源型公司,從而規避單一業務風險。
  “跨主業突圍”劇情集中上演
  本報記者註意到,不僅僅是鋁企,在更多行業,跨行業突圍的故事正在集中上演。
  面對鋼鐵業“寒冬”,不少鋼企在推進鋼鐵主業結構調整優化升級的同時,把適度發展非鋼產業作為抵禦鋼鐵行業“寒冬”的重要舉措。
  安陽鋼鐵集團一位內部人士表示,為實現今年初提出的“2020年非鋼產業營業收入與2013年相比翻一番,占集團營業收入的50%以上”的目標,安鋼將從企業長遠發展的戰略高度,按照“一業為主,適度多元”的方針,對非鋼產業發展進行頂層設計。
  2014年,安鋼把推動非鋼產業的轉型升級提到重要日程,快速推出了一系列非鋼“新政”。從今年初到現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里,安鋼的改革創新幾乎觸及該集團非鋼產業的各個“神經中樞”。“跳出安鋼、發展非鋼”在企業內部已成為共識。
  而河南省另一家鋼企濟鋼集團,同樣把發展非鋼產業作為重中之重,其旗下的非鋼產業,已經包括了鐵礦、汽運、機械鑄造等。
  4月1日,河南省規模最大的民營企業金龍集團,邁出了跨界的關鍵一步。金龍集團與世界上最大的銅與銅合金產品製造商之一德國KME公司就共同投資生產銅板帶舉行簽約儀式。
  在外人看來,這一投資同為銅加工領域,但對金龍銅管這家從1994年就專註空調製冷用精密銅管研發和製造的企業而言,委實是從精密銅管邁出了跨界的一大步。正如金龍集團董事長李長傑所稱,這是“跨行業發展的又一重大投資項目”。
  以鉛鋅冶煉為主營業務的豫光金鉛,擬投資8.3億元的銅冶煉渣處理項目已經安裝到位。豫光金鉛人士告訴記者,這是豫光金鉛2014年工作重點。根據此前的公告,項目建成後,可年處理銅渣等物料13.5萬噸,年實現營業收入26.22億元,凈利潤1.1億元。
  從傳出佈局光伏產業的消息到現在,僅僅一個月內,森源電氣一舉拿下了河南省全年光伏發電指標——蘭考縣200兆瓦光伏電站建設項目獲批,併在此基礎上簽署框架協議,對蘭考縣的光伏電站投資規模增至800兆瓦,在洛陽20億元建設200兆瓦地面光伏電站。
  倒逼新一輪“跨主業投資”風潮
  事實上,跨主業、多元化經營,對河南企業而言並非新鮮事。但是,新一輪跨主業投資在河南省大中型企業中集中上演,卻呈現出與以往更多不同的特征。
  記者註意到,與以往企業在景氣度較高時主動多元化、跨主業發展不同,這輪跨主業投資,多為市場形勢倒逼所為。
  “倒逼這個詞形象說明瞭這輪跨主業發展的特征。”九鼎德盛董事長張保盈告訴記者,這一輪河南企業的跨主業發展,處於三個不同維度的背景下。
  一方面,整個社會處於經濟轉型中,過去20年在“三駕馬車”中的重要驅動力“投資拉動”,已經不是未來主要方向,造成很多企業生存發展出現根本性問題,鋼鐵、鋁業、機械製造等行業遭遇的問題,
  多與此相關。另一方面,對環保的治理已經上升到國策的高度,企業的排污成本直線上升,甚至影響到部分企業的生存,很多企業被逼轉型。最後,在互聯網的衝擊下,企業面臨的經營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造成不少企業無法適應市場,銷售與凈利潤下降明顯。
  在張保盈看來,在上述三大背景性因素促使下,不少河南企業新一輪多元化風潮正在興起。這一輪跨主業發展,就目前看來主要分為三種類型。其一,縱向發展,向主業上下游尋找發展空間,進入原材料市場或下游應用市場,比如,明泰鋁業參股鄭州南車軌道交通裝備有限公司,森源電氣大力發展光伏電站,是向產業鏈下游發展;其二,橫向尋求機遇,向類似或者相關行業拓展,金龍銅管進入銅板帶領域、豫光金鉛介入銅冶煉等皆屬此類;其三,是以神火股份購入房地產資產為代表的部分企業,跨入了與主營業務沒有任何關聯的其他產業。
  轉型亦暗藏風險
  河南企業頻頻實施跨主業發展,在為企業帶來新的發展動力、拓展新利潤增長點的同時,也形成了對企業的風險考驗。
  以豫光金鉛為例。“豫光金鉛上馬銅渣冶煉項目,是因為國際銅價不錯,銅價較為抗跌,旨在提升上市公司業績。”一位業內人士說,“不過,按當時可研報告公佈的時點,國際銅價約7500美元/噸,但現在倫敦銅價已經跌到了6513美元和6734美元之間。”而且多家機構預測,因為供應增加較快,2014年精煉銅價格下降概率較大。豫光金鉛人士也認為,銅價風險是上述項目凈利潤兌現的最大風險。
  有分析認為,神火股份目前煤電鋁主營業務仍面臨較大下行風險,進入房地產行業有利於增加利潤來源,不過目前房地產市場也面臨諸多不確定性,並對公司資本實力要求較高,公司難以在該領域實現實質突破。
  而5年前新鄉化纖與雙鷺藥業共同出資組建的新鄉雙鷺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原本計劃2012年通過新版GMP認證實施投產,但至今尚未投產,並於去年虧損436萬元,投產時間慢於預期。
  事實上,煤炭企業在過去“黃金十年”的大規模多元化,如今風險正在暴露。一份來自河南省有關部門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河南省重點煤業集團非煤板塊中除物流貿易板塊略有盈餘外,其他的如化工、有色等板塊都是虧損大戶。再加之近年來實施的煤炭企業兼併重組,企業資金壓力十分巨大,截至去年6月底,河南省骨幹煤炭企業的總體資產負債率已經超過75%,財務風險相當大。
  在不少業界人士看來,在煤炭市場繁榮的前幾年,煤炭企業大力擴張,力圖依靠煤炭來投資,分散風險,因此積极參与併購,兼併重組了大量非煤企業,但在企業資產規模做大的同時,也埋下了高負債的隱患。這就導致非煤板塊過於龐雜,企業大而不強。
  在張保盈看來,河南不少企業選擇跨主業發展,對於緩解企業暫時和長遠的生存發展壓力,推動企業轉型將起到重要作用,但是從宏觀層面來看,由於經濟轉型和環保壓力,很多產業的市場容量會整體變小,在原有產業里繼續發展,或許未來並非想象得那麼美好,其投資轉型成效,有待市場檢驗。  (原標題:豫企掀新一輪“跨主業投資”潮)
創作者介紹

藤製傢俱

my49mymx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