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色革命離中國有多遠?
  最大的危險是否認顏色革命可能
  楊 毅
  今天講顏色革命,首先是怎麼看香港的“占中”。這對我們來講,既是一場前哨戰,也是防禦疫苗。中央領導正確,特區政府的處置很好,剛柔相濟。對於來自外國,特別是美英等國家的壓力堅決頂回。對“占中”的參與者,在法律的框架下妥善處理。爭取民心很重要,香港的居民煩你了,恨你了,現在開始清場了。下一步還要秋後算賬追究法律責任,這樣做就是為以後立規矩,看誰還敢繼續搗亂。
  對於我們在香港處理“占中”取得成功,現在還不是我們開懷痛飲的時候,要看到危險還在。國外勢力打算像在烏克蘭、埃及和突尼斯那樣靠煽動顏色革命來對付中國不是很容易。中國是一個大國,從傳統安全角度來講,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對我們進行大規模軍事入侵。我們的核武器可以讓挑釁者承擔代價。
  關鍵的問題是我們自己如何看待當前的國際戰略格局,現代國際關係中政治的本質沒有褪色,全球化時代和平發展主流不能掩蓋國際關係的政治本性。我們看國際戰略格局,經濟領域全球化,經濟全球化區域一體化繼續深入,但是在政治安全領域依然是陣營化、集團化,重大的安全問題上西方國家抱團取暖,說明瞭什麼問題?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說外邊對我們沒有影響這不現實,思想意識形態、互聯網、微信,你不可能把那些亂七八糟的問題擋在外面,我們要固本強身,增強我們的免疫力,才能抵抗外來的侵襲。現在可怕的在哪裡,我們自己內部,特別是意識形態領域內出現了問題,不能丟掉我們的根本,否定我們的根本,毀滅我們的靈魂,毀滅我們的民族精神,弱化我們的肌肉。
  顏色革命非常可怕,我們要提高警惕,最大的危險是否認存在顏色革命可能。為什麼我們很多的核心價值觀受到動搖,受到否定?我們的大眾文化如何凝聚我們的民心,關鍵就是要提升我們的血性,經濟是基礎,但是沒有靈魂的肌體這是更危險的,有顏色的革命,有顏色的毒藥,大家知道無味無色的那些毒藥更可怕,所以加強我們的大眾文化,我覺得非常重要。▲  (原標題:少將:沒人能大規模入侵中國 但顏色革命很可怕)
創作者介紹

藤製傢俱

my49mymx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