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報訊 □本報記者楊彥夫
  “師傅,你這車蠻新咧,好像沒開多長時間,是自己家的車吧?”這句搭訕語,已成為楚天金報記者近一個月來在武漢體驗“專車”的習慣。
  “不,是公司的車。”司機回答得很快,不過答完笑著補了一句,“這是對外的統一回答口徑”。
  交通運輸部有關部門昨日表示,各類“專車”軟件公司應禁止私家車接入平臺參與經營,讓乘客更加安心、放心出行。
  那麼武漢街上跑的“專車”中,有多少是私家車?
  楚天金報記者近一個月乘坐20餘次“專車”發現,過半車輛都是掛靠在租賃公司的私家車。大部分司機衣著光鮮,操一口不帶漢味的標準普通話,和乘客暢談國家政治經濟。而一些人開“專車”的初衷,也並非為了賺錢。
  體驗 “傲嬌”專車:
  忙,等我十分鐘
  2014年12月月底的一個周末,記者在洪山片區用打車軟件叫“專車”後,接單信息顯示,是一輛奔馳E級轎車。但等了近十分鐘,專車並沒有到達,司機也沒有和記者聯繫。記者主動致電司機,被告知他現在有點忙,如繼續等,需要十分鐘;如果等不了,可以結束叫車。
  為何“專車”司機如此傲嬌,放著現成的錢不賺呢?記者隨後叫到的一輛日系越野車的車主,透露了一些實情。這位有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衣著光鮮,談吐不俗。他告訴記者,武漢不少豪華“專車”都是私家車,“首先,很少有汽車租賃公司會花錢買60萬元一輛的豪車,即便這豪車真是公司購買的,那也不會開出來接這樣幾十元一單的生意,隨便租給婚慶公司,一天的租金也是開專車的好幾倍”。
  他說,很多車主晚上空閑的時候開出來一下,體驗生活,賺兩個小錢當油錢或是保養費用。“也有一些豪車司機是開著車出來把妹的。有時候,一些女白領看見你開著豪車長得又帥,會主動找你要微信和手機號碼。我就碰到了幾次。”這位年輕人說,他自己是因為有頑固的失眠,下班獃在家裡也是睡不著,索性開了車出來,折騰累了,好回家睡覺。
  管理 禮儀要求高
  實際幫乘客開車門的僅半數
  在一個月的時間里,楚天金報記者乘坐了20多個品牌的車,車型幾乎涵蓋了所有中級轎車的主流車型,檔次多在15萬—30萬元,也有部分是奔馳、奧迪等豪車。
  據知情人士透露,一些打車軟件公司對合作車輛的選擇有要求,比如專車分為豪車、商務、舒適等幾檔,大致的起步門檻是15萬元;車齡不超過3年,司機駕齡不低於6年,先經過培訓,通過才能上崗。培訓內容主要是接客禮儀,如幫乘客開車門,提供礦泉水、紙巾、充電器,提醒乘客如何計費、系安全帶,以及駕車不能說話等細節。
  記者體驗證實,乘客付款後可以在軟件上給司機評星,並指出司機有沒有做到開車門、提供礦泉水等,甚至如果提供的不是指定的某高檔品牌礦泉水,乘客都有權給予差評;同時,體驗也發現,主動幫忙開車門的司機只占到一半。
  上述人士稱,打車軟件公司對於司機的工作量也有要求,每天必須完成6單,達到12單會有數百元獎勵。如果是租賃公司的車,將按單數給司機提成,私車則不是沿用這種結算方式,“如果你坐的‘專車’司機是一個短途訂單愛好者,喜歡刷單,那麼八成是公司的車,否則是私家車的可能性會大一些”。
  風險 鬆散掛靠租賃公司
  難保乘客權益
  本地一家汽車租賃公司某內部人士表示,按正常程序,這些“專車”應該是以前武漢市場上專門為企事業單位提供公務用車的汽車租賃公司的車輛;打車軟件公司開發“專車”業務的初衷,是為了給開工不足的商務車和有需求的企業和個人提供一個供需的信息平臺。“商務車輛數量有限,有需求卻沒有供給,肯定是打車軟件公司不願看到的。”該內部人士說,和當初攻占出租車打車市場一樣,利用高額補貼快速吸引司機和車主,是打車公司同業競爭占領市場的關鍵。
  據瞭解,打車軟件的鼻祖Uber去年也已進入武漢市場,但至今沒法占有主動,關鍵也就在缺少簽約車輛上。
  知情人透露,為了規避風險及交管部門的查處,部分打車軟件公司“建議”私家車主掛靠一個第三方汽車租賃公司,與其直接簽訂合同;這種做法對私家車的“私”屬性進行了漂白,但是私家車主和租賃公司的合同關係十分鬆散,既缺少正規的勞動雇佣合同,也缺少各種保險,更談不上管理;一旦出現事故,乘車人的權益很難得到保障。
  (原標題:江城專車“禁私”遇難題)
創作者介紹

藤製傢俱

my49mymx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